mry222巴黎人

大洋深处任遨游(劳动者之歌)

  入伍23年来,王顺喜操纵过6种型号的潜艇,累计水下航程128000多海里,相当于绕地球5圈多。他先后荣立二等功2次、三等功3次,9次被评为优秀员,23次被评为优秀士兵。

  几年前,王顺喜得知支队组建新型潜艇艇员队的消息,主动请缨。层层筛选后,他如愿以偿,被选派到国外学习新装备知识。

  出国学习,对于只有中专文化的王顺喜来说,是个不小的考验。为过外语关,他买来词典和录音机,听发音、背单词、记语法,很快就能与外籍教员简单对话。为学到更多的新装备知识,课堂8小时,他分秒不怠;课余时间,他经常自学到凌晨。

  功夫不负有心人。王顺喜用4个月学完了别人需要一年半才能学完的专业课程,并且取得全优成绩,获得“优秀学员”证章。

  “我就是想早一天驾驭新型潜艇!”回国后,王顺喜担任新型潜艇舵信班长。面对星罗棋布的按钮、五颜六色的指示灯、闪烁跳动的显示屏,他清醒地认识到:新装备知识不仅要学,更要在实践中去钻。因此,战友们经常能看到他拿着图纸,在高温、狭小的舱室内一蹲就是大半天,查线路、摸管道,熟悉部件构造,了解机械性能,不到半年,他就能独立操纵新型潜艇了。

  潜艇兵是高度危险的职业,生与死有时就在一线之间。凭借过硬的本领和顽强的作风,王顺喜先后发现并排除故障隐患400多次、重大故障14次、重大险情8次。

  一次,潜艇执行任务返航途中,10级风浪使潜艇左右摇摆度达45度以上,许多艇员晕船呕吐。一阵狂浪过后,潜艇突然发生故障,必须上甲板排除。此时,海面风大浪高。王顺喜主动请战,穿上救生衣,系上保险带,在甲板上爬行了近20米,最终把故障排除。可就在他返回时,一个巨浪打来,将他卷进大海,幸亏艇员们奋力拉住保险带,才将他从生死线上拉了回来。

  王顺喜高超的驾艇操舵技术,让新型潜艇先进的战斗性能得到充分展示。一次,新型潜艇首次执行某型战雷实射任务,由于海面风浪大,潜艇摇摆不定,为战雷实射训练平添了许多变数。

  鱼雷发射时,要求潜艇必须保持平稳,否则,战雷将偏离目标。王顺喜沉着地操纵着方向舵,使潜艇缓慢地向计划航向移动,到达指定海域后,又改用小舵角控制深度和航向。

  23年潜艇兵生涯,战友们给王顺喜总结出20多项之最:驾驶艇型最多、执行重大任务最多、带出的骨干最多、专业比武获得的名次最多……可他为此也付出得最多。

  一年春天,妻子蔡玉春千里迢迢从山东老家来部队探亲,由于身体虚弱,加上旅途劳累,一到部队就住进了医院。而此时,王顺喜所在的潜艇准备出海执行任务。艇领导安排别人替换,他说什么也不同意。他匆匆赶往医院安顿好妻子,便登艇出航。十几天后,潜艇返航,他赶到医院时只看到妻子留下的一封信,她已回山东老家了。

  10多年前,王顺喜的母亲患上了高血压和冠心病,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治疗。去年冬天,母亲病危,想见他一面。可是,王顺喜正在海上执行任务。等出海归来赶回老家,母亲已带着遗憾离世了。

  1997年,服役已满13年的王顺喜按规定可以转业回老家工作。在回家休假期间,一位船舶公司老总找到他,以优厚待遇聘请王顺喜到轮渡公司工作。亲朋好友都劝他赶紧答应下来。可回到部队,踏上心爱的潜艇,坐上自己熟悉的岗位,王顺喜又舍不得、放不下。最后,他还是选择留在部队,留在心爱的潜艇上,一干又是10个年头。

上一篇:在音乐的海洋里遨游

下一篇:没有了